01 不怕女儿没人要

庄严华丽的议事厅中,坐着三男一女。

首座的男子二十七、八岁左右,看来最为年长。飞扬的剑眉下,是一双清冷深邃的眼,挺直的鼻一再显示出主人性格的刚强不屈。弧形优美的唇紧抿着。他不开口,室内一片肃然。而其他三人正苦苦斟酌要如何打破沉默。

“大哥。”唯一的女孩,一个美得惊人的女孩柔声开口了,打破了沈肃的气氛。

居首座的男子挑高了眉,示意妹妹开口。对于这个唯一的妹妹,他从不让她受委屈,更不会假以辞色。但妹妹无瑕就是怕他,大概是他天生的冷漠自持、不苟言笑造成她的恐惧吧!

“大哥,我们都不希望你娶苏光平的女儿,你可不可以改变主意?”石无瑕企望的看着大哥石无忌。

石无忌扯出一个没有笑意的笑容。

“你不会忘了咱们此趟南下杭州就是来迎亲的吧!”

“我们跟来就是希望能说服你打消这个主意。”温文的老二石无痕说着。向来儒雅温和的脸上也是一片不赞同的神色。

老二石无介更是直截了当的叫:“那有人会娶自己仇人的女儿?咱们是来观察情况、计划报仇的,可不是来和亲的!”

三个人发表完了,结论一致,都反对大哥石无忌娶苏光平的小女儿苏幻儿。

沉吟许久,石无忌开口了:“这只是顺水推舟而已。”

迎上三人不解的眼光,他又往下说:“苏光平将女儿嫁给我的原因不外两个。第一,是派他女儿做内应,调查我的底细。对于我们能在短短十年间由一文不名成为今日的北六省商业霸主,他想必非常好奇,对石家的产业也非常觊觎。二来,他也是十分提防我,怕我与他在交易之中会扯他后腿。一个女儿嫁过来,彼此成了姻亲,他想,我说什么也不会加害于他。不过,这只是他的想法。”

苏光平是有理由对他戒慎三分。因为没有人会培养一批比朝廷军队更神勇的手下来护卫其产业;但石无忌就是培养了身手矫健的手下分布在他所有产业中,含括牧场、银楼、酒楼、饭馆、陆运等等。

他做事向来有他的道理;而且一旦经过斟酌衡量过所做的决定绝对没人可以动摇。

原本极力反对的弟妹们也只有闭嘴了,再反抗也没有用了。

“那么,对于那个不受欢迎的嫂子,我们可以不必给她好脸色,是不是?”石无介挑的看向大哥。

“当她不存在就行了。”石无忌眉也不抬,说完就闭上眼,并非疲倦,而是稍做休息。当他在思考一些事情时向来如此。而这一来也同时代表话题巳告一段落无须再讨论。

其他人各自陷入自己的思绪中,议事厅又再度恢复沉静,与门外的忙碌形成强烈的对比。佣人们正在大肆清扫,四处张贴“”字。主人上京城迎亲,在此小别馆下榻是件不得了的大事。虽说新娘只会在此休息一晚,回北方才会举行宴客,但以此别馆权充新房也够风光的,所以人人脸上均堆满笑容。

※  ※ ※

杨意柳觉得口干舌燥。全身虚脱无力。全身上下最痛苦的地方莫过于喉咙燃烧着的灼痛。那股灼痛不知牵动了那一根神经。使得她整个头疼得快炸掉似的。

许多天了,她不曾感受到肉体上所给予的疼痛。哦,她附上了前生的身体了吗?妈咪没说活过来的一瞬间会如此痛苦…天!惫不如死了算了!她上一回死去的时候可是一点痛苦也没有。思绪仍处于半浑噩状态时,母亲的声音悠悠传入她耳中。

“柳柳,再见了,好好的重生,好好的活着,妈咪走了…记得,你是代苏幻儿活下去的,从今以后,你就是苏幻儿…我的柳儿,再…见…了。”

“妈咪…”突然扯出的呼唤,经过灼痛的喉咙后成了无声的低位…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苏员外,令千金没事了。不过,以小姐目前的身体状况,明日一定无法拜堂成亲,最好是能延个两天。”

另一个暴怒的声音吼道:“就算她死了,我也会叫人抬她上花轿。反正明天她一定得嫁人!”这个声音斥退了所有的人。“你们都下去!”

是谁?是谁?这些陌生的声音是幻?是真?她努力想睁开眼,身体却因一阵粗鲁的摇蔽而痛苦不堪。

“你以为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吗?你敢再死一次看看!我养你这么大,该是你回报我的时候了!做我要你做的事,不许反抗!耙反抗我就将你们母女俩活活打死!”

杨意柳虚弱的睁开眼,看到一张老而狰狞的面孔,猛地倒吸一口气,无法成言…天!这人是谁?妈咪将她丢入一团怎样的混乱之中?眼前这个锦衣华服、面目恐怖的男人是谁?

“老爷,三夫人来了。”门外传来清脆的声音。

“带进来。”老人粗暴的命令着。

声音甫落,两个丫鬟便扶着一个中年妇人走了进来。那中年妇人非常的美,非常的纤弱,而眉宇间的恐惧胆怯使得那份美益形楚楚可怜。

老人大吼:“你生的好女儿!放开她!”两个丫头机伶的闪开。厚大结实的巴掌丝毫不怜惜的甩上中年妇人如花似玉的脸上,瘦弱的身子承受不住这股暴力跌向床沿,瘫软在地,缩成一团,没有哭叫,只有恐惧颤抖与泪爬满那张娇小的脸。

“如果在明天之前你不能叫她乖乖为我做事,就不只是一巴掌了!我会将你交给刑房,由大夫人行刑。”老人残酷的丢下狠话,满意的看中年妇人抖得像风中落叶,满身恐惧。然后一副不屑再看一眼的神态转身而去。两个丫头也迳自走了。

许久,许久。床沿那个娇弱的妇人扶着床头坐起,满脸的泪搂住杨意柳。

“幻儿,幻儿,我不该生下你的,我一个人苦,若一生一世是我命中注定,我承受不了,顶多一死。但是,老天爷也太不公平了,让你生在这种可怕的家庭,让你身为我的女儿,注定要延续我的苦难过一生。幻儿,我的儿呀!昨夜传来你自缢的消息,我一直哭,我哭你终于自由了,也哭你的悲哀。生在这种可怕的家庭,为什么你不坏一点呢?却是与我一般懦弱,任人欺凌,任人宰割…”妇人泣不成声,哭得肝肠寸断。

莫名的泪水涌上杨意柳的眼眶。这妇人是苏幻儿的母亲呢!瘦骨如柴的她依然美丽,锦衣华服也掩不去凄怆受难的心…这是一个在男性至上的社会中倍受欺凌的弱女子呀!被那暴怒老人施以拳脚应该不是第一次了,而那男人丢下的威胁似乎比刚才的伤害更为可怖。

天!迸代的男人都是这样的吗?她竟然来到这样的年代!唉,她反正是来了,代苏幻儿活下来,就有义务帮助苏幻儿的母亲。杨意柳呀杨意柳!你未免将自己想得太伟大了,目前的你可什么也没有呀!而且此刻你存在的时空不是在女男平等的二十世纪,而是在男性至上的古老年代中。男性自尊过度膨胀的同时,就明白显示出女人的无足轻重!这时代,女人的价值大概与一件家具差不多…心中的声音冷冷的提醒她。

这真是叫人气。但她不会放弃的!杨意柳轻轻搂住她的“母亲。”现在她必须好好打探这个家庭的人事结构与苏幻儿轻生的原因…清清喉咙,发现灼痛不再强烈,已略略可以发出沙哑的声音。

“他…要我嫁人,如果我不嫁,他会再打你是不是?”

美妇人哀伤的点头,眼中挥不去惊吓恐惧。

在这个家中,她与女儿是被孤立的。向来她们互相依偎,无助相对垂泪。如今女儿护卫的双手将她环住。妇人没时间去疑惑这种保护行为背后的动力,只是贪婪的汲取双臂传来的安全感。

熬人佯装勇敢的开口:“别管他会怎么对我,幻儿。别答应他去做伤天害理的事,他要你调查石公子的身世,要你偷他的帐本。你爹是要害他…”

“我爹?”杨意柳惊呼出口,打断中年妇人的话。老天!那个可怕的男人竟然就是幻儿亲生的爹,是美妇人的丈夫!

熬人没察觉她口气里的惊讶不信,迳自说完被打断的话:“这个石公子,上回我见过一眼,他…是个十分可怕的人。如果他知道你嫁他是为了那个目的,一定会将你活活打死。你爹太偏心了,其他的女儿不挑,偏要你去送死,一点也不念骨肉亲情…他,他真是个冷血无情的禽兽!泵儿,如果你不背叛石公子,身为他的妻子,他自是不会凌虐你。嫁过去吧!不要牵念我,在那边的生活一定比较好。”说完她又流下了泪水。

杨意柳觉得身体全部都恢复知觉了。拿出手绢为母亲擦去泪水。来到这个年代已成无法改变的事实。那么,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将这个可怜的妇人救出这个地狱。让她过好的生活,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做到这一点。

“娘,你听我说,我会嫁过去,而且一定会接你过去生活…”

门突然被无礼的推开,打断了杨意柳未说完的话。四名青衣丫鬟拱着一身鲜丽的美人进来。红衣美人一脸的娇纵,先是横了妇人一眼,冷笑。

“玉娘,怎么一张脸肿成了大馒头呢?”

“九小姐,求求你,幻儿才刚醒来,还很虚弱…”玉娘试图阻止红衣美人对女儿的欺负,只差没叩头跪拜,但脸上随即又布满新泪。

“走开!”红衣美人不客气的将玉娘推到一边。

“你来做什么?”杨意柳连忙扶起玉娘。口气冷然自持的镇定是所有人未曾见过的,连红衣美女也愣了下。

向来,苏家九小姐苏红香唯一的乐趣就是欺负这个长得天仙绝色的小妹。尤爱看她哭得缩成一团。今日的苏幻儿不大一样,但又说不出那儿不同!一样的纤小,一样的闭月羞花…令人憎恨的闭月羞花!打从苏幻儿成年后,上门求亲的名门公子不计其数,使得其他未出阁的苏家四姊妹乏人问津。连苏红香心仪的男子也对苏幻儿失了魂,更是不可原谅,所以苏红香对她简直恨之入骨。

看着红衣女子一脸的阴狠,想也知道与那个老人脱不了关系,真是同一个模子。不过,她可不再是以前那个倍受欺凌却不敢反抗的苏幻儿了。

苏红香刺耳的笑道:“恭喜你没死成呀,苏幻儿。你那丈夫可是北六省第一巨富呢!那个有“北方修罗”之称的石无忌。光听这吓人的名号也知道他是个不多见的奇男子。你这贱人正好与他配对。别以为嫁过去后他会如香花似地将你供着,锦衣玉食过一生。北方人都拿妻子招待客人,一百个男人共用一个女人。你嫁过去是要去当妓女,不是当大少奶奶!真感谢你没死成,否则就变成是我要嫁那魔鬼了。真谢谢你呀,小贱人!”她等着看苏幻儿泪流成河。

但是,苏幻儿没有。新生的苏幻儿对这种幼稚的虚言恫吓不屑搭理,冷冷开口:“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请出去。我还有正事要找苏老爷谈。”即使她如今已成了苏幻儿,也别想她会开口叫那个老人为爹。

“你这贱女人!”苏红香开口骂完扬手就要打人。

“住手!”老人出现在门口大喝一声。

苏红香住了手,跺跺脚转身而去。

“到书房来,我把要做的事交代给你。”眼中尽是对她们母女的厌恶与得意!得意这一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母女终究还是得屈服在他的婬威之下。当苏光平触及幻儿的眼光后不禁一愣;那是一双冷然无畏的眼。是幻觉吧!那个懦弱的女人不可能会有那样的一双眼!没有一个女人会有那种眼光,他转身出去。知道苏幻儿会紧跟其后。

在跟随其后的同时,杨意柳匆忙四下打量苏家大宅。亭台楼阁、假山、花园、流水、小桥。极尽奢华之能事,却又俗不可耐。古代富有人家都是如此吗?每个建都彩上金漆,刺眼得很。

所谓的书房,可能是最贫乏的地方了。几本书放在书桌上,四面墙壁挂满了历代名画…不错得很,有王维的画,有颜真卿的真迹,有王羲之的书法…全挂在一起,各派参杂,实在庸俗得可笑。

苏光平在白帛上歪斜的写字,看来他的文字造诣与一个初学字的小学生差不多。

“帐本”…他将二个歪七扭八的字推到她面前,她一时之间看不出来,问:“这是什么?”

“一旦你有法子接近石无忌的书房,凡书本上有这两个字的,你都要拿来给我,这代表他的帐本。”

看来,他正在觊觎别人的财产呢!苏光平又兀自说下去:“我要你打探石无忌的身世,注意他与那些人往来,还有他确实有多少产业。最重要的,我要一份“傲龙堡”的地形图。无论如何一定要弄到。”

“傲龙堡?”她不明白。

“石无忌的城堡!他住的地方。乖乖照我的话去做,不然你娘就有苦头吃。”他开口又是恫吓。

杨意柳微微皱眉,说出她的要求:“如果我一切照做了,你是否愿意放过我娘?我要接她一同住。”

“只要你安份,我会放过她。”苏光平随口应允,心中却在冷笑,岂有如此便宜之事?哄哄她这个笨女人而已。

“下去吧!让下人好好打扮一番,明日就要出阁了。”

杨意柳转身而去。心中也有盘算了。

※  ※ ※

那是个很简单的仪式。

石无忌派石无介来代娶新娘。连一切古礼都免了,简单拜过天地后也不稍做停留就带新娘上马车,说是要直接回北六省!没有宴客,没有知会亲友、没有热闹。只除了大门上的“”字外,一切安静如平日。

苏家娶过两房媳妇,嫁过五个女儿,都是大肆铺张,处处显示其富有阔气及雄厚财力。而这一次,女儿嫁的是北六省的商业霸主,理应更加铺张。怎知两家竟然都不声不响,给苏幻儿的待遇却是迎妾、卖婢的方式。

玉娘躲在房中哭成泪人儿,为女儿抱屈。

苏光平脸上是志得意满的诡笑。

苏家未出阁的四姊妹暗自庆幸自己不是新娘,也欣喜眼中钉拔除了,看来她只会过得更惨而不是养尊处优了。

苏家大夫人、二夫人也开心的忙着替自己的女儿物色适婚人选,少了苏幻儿,还怕自己女儿没人要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席绢作品 (http://xiju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