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绝不软弱

傍晚时,到达了傲龙堡。

“傲龙堡”雄峙于天地之间。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傲然独立。

环抱傲龙堡的围墙,由大理石堆砌而成一条长长不见彼端,固若金汤的护翼。

墙内,清一色为红瓦白墙,红色晶亮的琉璃瓦,与精工磨成的白色大理石相映而成。

大门两侧的石柱上雕着巨龙,凌空步云而升,姿态维妙维肖,傲然不群。

四楼八院则是堡内的结构。

前半部分别为:

风云楼,属于议事厅,盘据右翼,为各单位首长聚集会议之处。

聚贤楼,为会客厅和大型餐会所在地。大门而入首当其冲,居正中。

浩然楼,掌管帐务与内部事务的办事处,据守左翼。

正气楼,专事监管各地营生人事问题,举凡升迁、奖惩、调查、处分。居后卫。

四楼外形结构完全一致,是二层楼建,除风云楼、聚贤楼完全开放外,浩然楼与正气楼的楼顶住着四大总管,属私人宅区,一楼用来办公。大楼占地颇广,实建坪数在三百坪以上,加上另外的花园造景,约有五百坪左右。四大楼是员工办公的地方,可以任意走动,八院则不同了。

四楼后面与八院之间隔着一道石墙,石墙中间一道拱门相通,属于禁区。只有专属打扫佣人方可进出。八院则是主人的起居处。

卑门而入一条平石成丈宽小路,两旁就是各自区隔开的八院了。

兰院在入口处右侧第一栋。其中小院子种满兰花盆景,疏落有致的排在两侧竹架上。宅子中分别有卧房¢房、浴室、练功房。布置全属男性化,无多装饰,只有几幅气势磅礴的行书挂在书房是唯一的摆饰,这里是石无忌的居处。

松院,只有一棵千年古松卓立,单调而肃然,几盆杜鹃稍做点缀,其他庭园空地全植青草。格局大致一样,但摆饰品古色古香,入门的小厅有两面墙,墙柜上全是稀有的骨董。在其他房间合适处也摆了几样精致古玩,赏心悦目,这儿也是清一色男性化气息,自然是石无痕的住处了。

石无介住在柳院。与其他院不同的是柳院建在池塘之上,居水之中。池中植满荷花,两岸垂青柳,池中七彩鲤鱼随处可见。从长廊摆到屋内是各种动物的石雕像,也有天然奇石,满室皆为稀奇古怪的东西。

梅院内没有刻意取道,种满了梅,要通过梅林入内可有一番曲折。每一扇窗都以白纱为帘。窗台颇见巧思的植上爬藤观叶植物,长廊上摆了一座雪白石桌石椅,上头放着古筝,与一盅檀香,古雅淡然。这是无瑕的闺房,因此练功房改成了绣花房,屋内每一门槛都有层层轻纱,启开的窗总让白纱给风吹得如梦似幻。

冷自扬父子住杏院,干净之外全无华物。

香院则供奉石家及冷家列祖列宗的牌位。

客院用来随时招待贵宾。

竹院,种满了翠竹。属于书房,分三大房,一房藏书,一房练字,一房则为卧室。

傲龙堡里升上百个佣人,除了专门打理各院的佣人都睡在客院的小房间外,其它的全睡在四楼后的屋舍中,分成男佣‘佣、家人三区。

这些听起来就头昏脑胀的楼呀、院的,在路上无瑕已经说过,可是幻儿仍没有具体的概念,直到巨大的傲龙堡真实在眼前,员工、佣人列在两旁成黑鸦鸦一片恭迎着,幻儿才咋舌不已,这儿简直大得离谱。她知道自己嫁了个有钱丈夫,可是石无忌未免富有得太…吓人了吧?被扶下马车时险些腿软,嘴巴甚至忘了上。

“不舒服吗?”依礼法,石无忌应当放开幻儿的,可是幻儿看来十分不舒服,所以他仍搂着她的腰。

“有些。”她不敢看他,总不能说自己见不得大场面吧!丢人哪!

“大少爷,一路辛苦了。”一个年近五旬,面目酷似冷刚的中年男子站在石无忌身侧拱手。

“冷叔,这一个月来辛苦您了。”石无忌恭敬回礼,再道:“冷叔,这是幻儿,我的妻子。”

“少夫人。”

两道冷锐的眼光看向幻儿,幻儿也正以好奇的眼光看着这位久仰大名的冷自扬。不错,还算顺眼,遂笑道:“未来蒙您多照顾了,冷叔。”

“不敢。”冷自扬面无表情,眼神平淡。

幻儿让男人们与冷自扬及各个手下们打招呼,她的注意力给冷自扬身后的少女给吸引住了。

这女寒分清秀。穿得不像千金小姐,可是好料子的衣服,与特别的气质更不像后面那一群女佣。站在冷自扬后面更显突兀,似乎身分特殊?那一双眼直盯着石无忌,双颊浮着兴奋的晕红。危机意识刹时盈满幻儿的心!她下意识依向无忌怀中。

“幻儿,怎么了?”他担心的扶住她。

“太阳晒得我眼花。”她装成无力。眼角却瞥见无痕丢来嘲笑了然的眼光,她回给他一个大白眼。

不过无痕倒是挺帮忙的,凑合道:“不如先带大嫂回房,等会叫下人端冰镇燕窝给她消消热。”

见幻儿身体似有不适,石无忌早忘了守什么礼法规范,一颗心全悬在妻子身上,他抱起幻儿边走边交代:“各自回去本位,晚上再开洗尘宴,无瑕!叫两个女佣来服伺少夫人。冷刚跟我到前院。”

棒着石无忌的肩膀,她瞄到那清弱少女眼中的不信与忧伤。幻儿暗自做了个鬼脸,心道:你是好女孩,找别人喜欢去,少打我老公的主意,无忌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找个机会一定要对无忌声明,她坚决反对一夫多妻,反对到底。

“幻儿,好些了吗?”石无忌放她在床上,拧来一把冷毛巾放在她额上。

幻儿嘟嘴。“不好。虚火上升,口干舌燥。”其实应是妒火上升。

冷刚正好也进来,就要认真把脉。幻儿可慌了,自己没什么病,这下倒要拆穿西洋镜了。不行不行!扯住丈夫。“无忌,我想喝莲子汤,你叫下人煮来给我吃好不好?”

“好!我马上回来.冷刚,麻烦你了。”说完马上走出去。

幻儿坐起对冷刚吐吐舌头,自己招了。

“我没事。”

“我知道!”冷刚露出百年难见的微笑。

幻儿眼睛瞪得好大,莫非自己醋意表现得天下皆知?不会吧?

“别跟他说实话,只说我多喝水就行了,拜托,拜托!”拆穿可就糗大了,要让无忌知道自己在吃醋真会丢死人。

“我不会说的。我与无瑕都很感谢你,大嫂。”冷刚谨慎的对幻儿道谢。

幻儿托首,一会道:“这事怎么了结?”

冷刚坚定道:“洗尘宴后,我会向大哥请罪,无论如何都会娶她。”

看来冷刚早知道这事公开会招来多少愤怒。光石家三兄弟就可以为他破坏无瑕名誉一事杀了他;何况素来反对两人交往的冷自扬。幻儿原想建议他们私奔。显然这种逃避现实的事,自傲刚强如冷刚者,不屑为之。汉子!做汉子就得吃苦头罗!

正要开口问冷刚,门外就传来无介的叫声:“莲子汤,千里快马速传,觐见!”话完,人也进来了。

这个死楞子,眉眼一副暧昧,可能是遭无痕点化,等着来欣赏她吃醋的泼妇状来着。

“你来做什么?无忌呢?”

“大哥给四大总管请去风云楼了,要我来服伺你,晚膳要是“不适”就别参加了。”无介眉开眼笑,拉了一把椅子就坐在床前。幻儿正要斥责两声,就见窗口飘过无瑕的身影,她正往梅院而去。回眸瞧到冷刚眼中的恋慕,笑道:“冷刚,你先走吧。我有事与无介谈。”

冷刚颔首出去。

无介迫不及待问:“有什么事?难得有用得到我的地方。”

幻儿眼睛转了转,决定不迂回,单刀直入。

“那个女呵谁?什么身分?”

无介笑道:“我早知道你一定忍不住要问的。”十足吊胃口架式。

幻儿大发雌威,叉腰瞪他。

“说是不说?搞不好你也不知道,故意在我面前充懂!没学问的人才玩这一套。”

无介跳起来道:“我怎会不懂?小青是冷叔捡来的女孩,两年前命苦给家人卖到妓院,因为不接客,给人打得全身是伤逃出来,正巧昏死在冷叔的马旁。冷叔就将她赎身,带回来帮佣,后来知道她识一些字,就让她在帐房帮忙,工作勤快,份内事没话说,份外的也勤快,尤爱替大哥磨墨跑腿端茶。一年前冷叔还提出要大哥收小青当侍妾;大哥倒没什么意见,说是等娶了正室再谈。现在大哥怎么想,我们就不知道了。”

幻儿心中不是滋味,冷道:“你大哥与她曾有什么不清白吗?”

无介直摇头:“大哥是很有原则的,他不沾下人,更不许客人◆下去轻薄女佣。何况,大哥有马仙梅了…”倏地捂住嘴,害怕的看幻儿。

幻儿倒没有无介想像的勃然大怒,在一楞之后,叹气道:“你一齐说吧!到底有多少女人在和我抢丈夫?说出来,我才有个底。”

“没有了!大哥很有分寸,马仙梅只是个妓女。现在成家了,自是不会再去找她。大嫂,您…不会与大哥计较吧?那些都是以前的事了。”石无介直恨自己的多舌失言,大哥知道后不宰了他才怪。

怎么吵?吵什么?吃那些飞醋最丢脸!反正她吵也吵不过;打嘛,根本打不胜。何况未来如何谁知道!遍前双方不相干,没什么好介意,婚后丈夫再偷腥,就得先怀疑自己的魅力了。最好的方式是让石无忌爱她爱得难分难舍。让他没空想别人。她向来是这样的,先对付眼前的敌人,至于其他或许更具威胁性的敌人,未出现时一概不算数。所以她对马仙梅的反应没有对小青来得大。等将来出现了再打算。

“你走吧!别让你大哥知道你对我说了这些,否则,你就等着被剥皮吧!我就当做不知道,你也放聪明些。”她以施恩的口气说着。

只见石无介一脸放心。点头后走出去,到门口猛想到什么地回头。“晚上要不要到聚贤楼用膳?”

幻儿笑吟吟道:“当然要!叫门外那两个丫头进来替我梳洗。晚上请无忌来接我,我会迷路。”

情敌如芒刺在背,不小心防范当然不行。

洗去一身风尘仆仆,加上盛装打扮,连幻儿自己也看呆失神好些会儿。自己这容貌少有女人比得上,小青那女孩和自己一比是差多了。石无忌进房后便不想出去了,不想让妻子绝俗容姿与属下同享。傍晚下马车时,他就发现众多痴然眼光只瞧幻儿一人。至于无瑕,大伙儿常见反倒没多大注意了。

幻儿体贴的为他更衣,有些抱怨。

“这房间好硬,一点也不柔美。倒显得我格格不入,无处立足了。”

“今后你是女主人了,可以任意改变房中事物,傲龙堡里的佣奴,全是由你使唤了。”石无忌轻吻她颈项,她勾住他脖子,依在他怀中,娇声问:“我服伺得好不好呀?老爷。”

“十全十美。手巧,人美。”最后的字句结束于胶着的双唇中。

轻微的脚步声在门口停伫,正欲往花厅退去;石无忌已查觉,结束亲吻,有些不悦。这些佣仆怎的没分寸!见到是小青,脸色才和缓些。“什么事?为什么不先在门外通报?”不悦的口气显出责备。

小青低着脸,惶恐轻道:“对不起…以前奴婢从不曾…所以今天以为仍是…忘了多了少夫人才放肆了,小青以后会记得。冷总管请少爷与少夫人用膳了。”

“下去吧。我们就去。”石无忌摆手。

小青悄声退出去。幻儿轻抚丈夫脸颊。

“你好久没那么凶了!罢才虽没有疾言厉色,也不是针对我,可是我仍是怕呢!我不爱你板着脸。”

“不!我永远不会对你凶,即使是我愤怒时。”他承诺着,搂着她走出去,幻儿嘴边收不住的甜笑,惹得石无忌看得痴醉,禁不住偷香。暗暗的走道就只闻幻儿的笑语与间歇的停顿…

※  ※ ※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极戏剧化。冷刚在回堡第二天向冷自扬说出与无瑕的事,气得冷自扬毒打冷刚一顿,并且绑他到石家三兄弟面前领罪。石家三兄弟自然怒不可遏。齐拿刀逼冷刚马上娶无瑕,并没有对冷刚加以实质的伤害,毕竟撮合他们两人,三兄弟推波助澜,算是从犯,乐见其成。只是没想到冷刚手脚会那么快,这行为实不符他的个性为人。所以石无忌不排除幻儿是最大的帮凶之嫌。因为三兄弟没处罚冷刚,冷自扬便捉冷刚到香院石家及冷家列祖列宗牌位前忏悔,声明需跪到成亲当天才可起来。无瑕见心上人被打得遍体鳞伤,悲伤得不顾一切礼法抱住冷刚,并且陪他跪在牌位前,向冷自扬与兄长们诉说自己故意引诱冷刚,不是冷刚侵犯她,破坏她名誉。自小无瑕就最得冷自扬疼爱,视如己出,那舍得她娇滴滴的千金之躯受一丁点折磨?于是不许她跪,并且对冷刚减刑,只跪三天。这三天,无瑕随侍一边,谁也劝不走。

婚礼订在半个月后。傲龙堡打算办一个空前盛大的喜筵,花了半个月的时间筹备,南北什货快马传送,上百佣仆成天忙碌,堡内一片张灯结彩的喜气洋洋。这番大手笔,展现了石家的实力;向来神秘,并且节俭为训的傲龙堡第一次公开邀请北六省名流商贾来做客。不只是嫁无瑕,最重要的是石无忌要郑重介绍幻儿给众人知晓,为她寒伧的婚礼做补偿。

与傲龙堡有交情的、有生意往来的,这天都齐聚傲龙堡;四大楼招待贵宾,堡外办了五百桌流水席供给跟来的随从路人及邻近村人享用,数一数大约里外加起来有上万人。幻儿这个女主人可是忙昏了,又要随丈夫认识一些大商、客户,又要交代佣人办事打理;由于对古礼完全不懂,又请冷叔找来几个老嬷嬷请教,想不到事情竟然还一箩筐,真是怕死了…

终于一切热闹风光全过了,第二天教佣人收拾残局,客人也一一上路全走了之后,幻儿才感觉自己快要垮掉了!不知怎么回事,前些日子就头晕得难受,因为忙倒没多大注意,只以为自己是累过头了,可是今天却有些变本加厉呢!不仅头晕、想吐,甚至还起不了床…母亲曾说过的话此刻如电光火石闪入自己的记忆中:妈咪说过,每个身体与灵魂必须磁场相契合方可灵活应用身体。而某些借还魂者因为磁场靶应不相通,所以还魂后,不是脸色铁青就是身体一如僵般僵硬,即使稍为契合,也会有某些器官上的故障。因此妈咪不敢为她随便找个身体借还魂。而苏幻儿这身体,附身近两个月以来,从不曾有任何不妥,适应完全合身。毕竟这是她前生的身体,可是终究会有些微差异吧?否则自己今天怎么突然虚弱起来了?过几天会好吧?妈咪可没说要怎么调整。

忙完无瑕的婚事,石无忌就与各总管整天关在风云楼工作得浑然忘我。她领教过了,石无忌这个人一办起公事六亲不认,三天三夜也不会出来。风云楼在办事时期闲杂人士不得越雷池一步,连幻儿也不许。今天,天还没亮他就走了,在她纠缠撒娇下,吻了她好一会儿才走,她终究留不住他。平时她是不会太在意,主持一个大事业那能有每天闲嗑牙那么好命,除非想败家了。可是今天她不舒服呀,虽然没有直接告诉他,可是他怎么那么不解风情?人在不适时就会猛钻牛角尖,这应该是可以被允许的。

“少夫人,用餐了,早上您吃不下面食,厨房特地做了道地的南方点心,大少爷还交代熬了碗鸡汤,给您补身子…”一个面生的丫鬟端餐点进来。

“不吃不吃,端出去!”光闻到食物味道就想呕吐,自然连看也不想看了。

那丫鬟奇怪得很,非但没有被吓退,反倒走近床边直盯着幻儿,眼神奇异。

幻儿坐起身子,奇怪的看她,这丫鬟她确定自己从未见过。

“你是谁?”幻儿谨慎的间。

“苏老爷三天后会到,要小姐三天之内拿帐册给小婢。并且要小姐做好离开的准备,他要带小姐回江南,不会丢小姐在此受罪。记住,我叫小宜,住在女佣房三室。”匆匆交代完,一阵风似的走了,看来颇有些功夫底子。幻儿楞了好久。老天爷!苏光平那老头要来了,三天后到?怎么办?还要带她走?不怕得罪石无忌?除非有更好的靠山。最奇怪的是为什么要带她走?绝对不是什么血缘天性,除非她能带给他莫大的好处!不好好对付苏光平,怕玉娘就要受苦了,她该怎么办呢?假如真给了他一本假帐册,玉娘也脱离不了苏家,顶多少受些皮肉之苦。现在这身子又虚弱不堪,如何才好呢?

走出屋子,在长廊上看到小青。许久没看到她了,幻儿不明白的看着她,知道她是个苦命的女孩,也不计较她的企图,反正只要她守住无忌,别人也侵犯不入,而小青总也有意无意躲着她。

“少夫人。”小青敛身行礼。

“有事吗?”幻儿打算要去找那一对新婚燕尔的恩爱夫妻谈天,藉以移转对身体不适的注意力。

小青迟疑良久,然后坚定的直视幻儿。

“我…听到了夫人与小宜的谈话。”

幻儿楞了下。

“怎么不去告知无忌,反来对我说?”莫非想威胁她?太大胆了吧!

“小青不敢多做无礼要求,只希望夫人答应小青终生服伺大少爷与少夫人。”

原来她仍不曾放弃要当侍妾的事。一片深情值得同情,可是只有这事通融不得。

“无忌才是做决定的人,你不妨找他要求,这事你爱说便去说。我不会让你来要胁我。顺便告诉你,你也该嫁人了,我会叫冷叔多留意一些好青年。”幻儿冷淡的说完,便见着小青一脸苍白而去。幻儿不是古代女子,在开放的社会中成长,养成独立的个性,加上有些男性化的性格,喜爱自己打理自己的问题,不若古代妇女事事躲在男人身后求庇护,该强硬时绝对不软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席绢作品 (http://xiju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