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不能失去她

第二天清晨,幻儿拉丈夫到梅院与无瑕对奕,嬴了无瑕,输给冷刚,后来无介、无痕也赶来了,一一轮番上阵。幻儿愉快的情绪传染给众人,个个专心下棋,也在梅林下的石桌共同用膳。她开心是有原因的,无忌今天要陪她一整天。她打算逛遍傲龙堡上下,说来丢脸,有时她还会迷路。

以为能有一日闲适,那知用完早膳就有事情来了!总管之一负责接待的王浩文总管过来道:“苏员外与柯公子来访!正坐在聚贤楼。”

“知道了。”石无忌点头,看到幻儿扫兴的脸,笑道:“走吧,不见到你他不会死心的。”

一行人移向聚贤楼。

在进门之前,石无忌对幻儿耳语。

“若他强要带走你。你会如何?”

幻儿挑眉。

“我干嘛乖乖跟他走?可是若那将军比你英俊威猛,我倒是会考虑一下。”

见石无忌拉下脸,幻儿知道他不爱听她说出的话;他明明知道是开玩笑却还是拉长脸,闷闷瞪她。

“是吗?”猛地收紧手臂,她整个人贴到他身上。“说!你只属于我的!”

“肚子里的孩子可以证明呀!你吃醋的样子真好玩。”她低低轻笑。两人已进入聚贤楼的正厅,其他人尾随于后。

打一进门,幻儿就感觉到一双贪婪的眼不怀好意的直瞪在她身上,非常轻浮。

在石无忌向苏光平寒暄之际,幻儿看向目光的主人。一个脂粉气浓厚的男子,可以算得上漂亮,唇红齿白的,几乎可以与女人一较姿色,典型南方才子型。可是那一双邪气贪婪的眼破坏了才子应有的气质,使得他整体看起来属奸佞之辈;为富必定不仁,为官必定贪污,桃花眼中的霸气又显示出对女人的强抢豪夺。此刻那眼正不知羞耻的在她与无瑕身上打转,形态之间极尽下流。

一直以来,幻儿总觉得意婬之事,纯属私人之事,反正没有危害到他人。可是此刻她不这么想了,在那男子赤裸目光中,感觉自己受到某种程度的侵犯!她冷冷回瞪过去,那男人却仍不知羞的对她展开引诱的笑容。

幻儿不搭理,转眼看向四周,却收到冷刚眼中的杀气!十分吓人的杀气!他已将无瑕拉到身后,眼中明白显出不会放过这男人。心下暗自喝,自己丈夫眼神高深莫测,看不出心思如何。

“幻儿,不认得爹了吗?”苏光平装出慈祥的面孔。

“爹。”幻儿只差没蹲下来捡满地鸡皮疙瘩,淡淡的虚应着。

“幻儿妹妹,你更见娇美了。”柯正明站起来,就要走近首位上的幻儿。

无介、无痕适时起身巧妙的挡住。

幻儿疑惑的看柯正明。

“我认识你吗?你是谁?”

柯正明认为幻儿深怕丈夫石无忌误会才故意充做不认识,但此番来就是要破坏他们夫妻感情,带走幻儿,那容得她如此?真可惜当初没得手!现在的幻儿竟然又比以前更美了。以前的幻儿美则美矣,却是胆小怯懦,没一点神韵之美,看上去只充其量是一雕工精美的搪磁娃娃。可是现在不同!现在的她眼光神韵盈满一股自信,浑身上下充满风情。举手投足间就像一首诗一幅画。看来石无忌引出幻儿所有的美丽了。这般倾国倾城的容颜,只怕连皇上也会惊为天人!将军算什么!送幻儿入宫,他一辈子辉煌腾达了。

目光一转,他故做沉痛表情。

“幻儿,你怎么可以说不认得我?我是正明哥呀!原本迎你做妻子的人应该是我,怪只怪这半年我被父亲找回京城,一心想先求一官半职有些成就再回来娶你让你过好日子,可是苏大叔并不知道我们有花前月下之盟,执意将你嫁了,害你伤心自缢,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幻儿!万般不是,正明哥承担下来。只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也希望石公子有成人之美,玉成我们。”

看他唱作俱佳,幻儿心想:这人应该去唱大戏,必可扬名立万。肉麻话随时可脱口而出,胡扯的话也可以顺口捏造,真是了不起。即使是前一任的幻儿也绝不会看上这种心机深沉的男人,所以他说的话,幻儿一概不信。

幻儿站起来,缓缓步下矮阶,冷冷说着:“你的意思是…无忌抢去你的新娘罗?”

柯正明欣喜的拼命点头,想要握住她小手。

幻儿巧妙闪开,做作道:“可是我现在是他妻子,怎么办呢?”

“我来退婚!这是可以的。”苏光平高兴的站起来,以为女儿会乖乖地跟他走。

幻儿双目冰寒,嘴角含笑对苏光平道:“虎毒不食子呀!看来您阁下倒是比禽兽还不如了!你现在一定很后悔,怎么回事?这苏幻儿竟然身价百倍起来了!将我嫁给石无忌,没聘金没甜头的,多可惜呵!别对我说带我回去是替我着想,告诉你,我一个字也不信!”

“你这贱女人!”苏光平怒不可遏的习惯性扬起手就要往她脸上掴去。

幻儿楞了下,急要往后退,她没想到苏光平竟然敢在石家地盘上打人!脚跟踩到裙,人往后仰,眼看不是挨打就肯定是跌倒,以她目前的身体状况都无法承受。

所有事全在一瞬间结束!

距幻儿五丈之远的石无忌身形若鬼魅般不知何时赶至,在扶住泵儿的同时一拳打飞苏光平;等幻儿看清楚时,苏光平整个人已跌到门槛处,一半身体在门外,撞破一扇门。十来个家丁打扮恶形恶状的高大汉子全奔了进来,围在苏光平身后!但那群家丁身后却也站了一排穿着石家服装、训练有素的北方大汉。

隶属正气楼管理,戍守傲龙堡最核心的卫龙战士。

气氛一下子凝结起来,石家兄弟、冷刚夫妇全站到石无忌身后。

苏光平尚不知死活,但觉颜面尽失,全是那小贱人所害,跳了起来大吼大叫,嘴角犹带着血!

“你这臭裱子,以为有石家给你撑腰就抖起来了!等你被他玩腻了,看你能神气到几时,还不是被踢到一边!我不会放过…”

恐吓威胁谩骂,一大串的话就要出口。两把亮晃晃、轻薄细小如柳叶的飞刀直奔向他面门,险险飞过他两颊,削落两边鬓发。勾住他衣领钉在门外栓子上。没有人看到飞刀来自何方,诡异的欺近,准确无比的让苏光平立即住嘴,冒出冷汗,险差没吓得屁滚尿流。原本以为自己的武功加上身后召来的江湖人,一旦打起来。还有几成胜算,可是此刻他认清自己的想法太天真。欺善怕恶的苏光平开始后悔自己将事情弄到这步田地!一口气还来不及喘下,石无忌手上一把匕首欺近他脖子,阴冷道:“没有人能在侮辱我的人后,活着出傲龙堡。而你,我的丈人,我该怎么招待你呢?”

苏光平全身发抖,动也不敢动,石无忌匕首顶在他脖子入肉三分,只要不小心大吸口气,喉咙就会开个血口。呐呐道:“有话好说…好说,开玩笑的…是你的岳父啊…你快拿开…别吓我…幻儿…”他乞怜的看向幻儿。一边的柯正明早吓得腿软,坐在地上,没一点用处了。

幻儿走近,一手轻放石无忌肩上。

“无忌,我爹最爱开玩笑了。”

“是呀,是呀!”苏光平连忙附和。

“所以我们应该奉陪到底!爹爹呀,刚才我吓到了,您身后那些人让我好害怕哦!”幻儿十分装模作样。

苏光平却以为幻儿在替他找台阶下,连忙喝退那些人,然后笑道:“不怕了吧…快叫他把刀子拿开…我没法呼吸了。”

幻儿天真的摇头。

“不行呢!我告诉你,我们无忌也最爱开玩笑了!而且更懂得变本加厉。比如,别人骂一句,他会骂回十句,别人打他一拳,他会又是刀又是剑的打回去。最好玩的是,他最爱把人理光头,并且在光头上刺字哦,尤其是:一二三四五六七的歇后语。”

此时苏光平才知被幻儿耍着玩,想怒骂又碍于石无忌不敢造次,憋红了一张脸。

幻儿身后传来几声闷笑,自是无痕他们了。

石无忌忍住笑意,表情仍是阴狠无情。

“三天。三天后若你还没滚出北六省就得小心你的老命。来人!将他们两人丢出去!”

卫龙战士拎着手脚发软的两人往外走去,柯正明知道已无性命之忧,想要扳回一些颜面的放狠话。

“我爹是朝廷命官,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一把烂泥奇准地投入他口中,噎住他的话。

石无介拍去手上的呢渍;而冷刚步向门口与石无忌擦身之时,石无忌问:“去哪?”

“解决私务。”

他没明说,但石无忌知道冷刚要去料理柯正明。

“连我的份也一并算上,但得留他一命。”

“知道。”冷刚走了出去!

幻儿不是十分清楚两人打什么哑谜,拉住石无忌道:“要杀什么人吗?”

“没有。”石无忌扶她坐回位子上,端一碗参茶给她喝。

石无介的迫不及待的问:“嫂子,一二三四五六七的歇后语是什么?”

幻儿故意大声叹口气。

“什么叫“自曝其短”阁下明白吗?不懂至少也要装懂,免得别人笑你没学问。”

这回无介难得振振有词:“学问学问,要学要问,才叫学问,嫂子呀,勇于下问以求得答案总比装懂好吧?”

她赞赏的点头,这小子常常失利于口舌之争上,倒也颇有进步,幻儿不再吊他胃口了。“七的后面就是八嘛,“忘八”者,“王八”也,不难明白。”

众人失笑,忘却刚才的不愉快,彷佛不曾发生过。幻儿不想谈苏光平,因为她发现了令她大有兴趣的事情!双眼明亮又崇拜的看向丈夫。

“我都不知道你会武功呢!飞刀是你射的对不对?你会不会飞?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武功只是武侠小说中骗人的东西,想不到真的有呢!怎么练?教我好不好?”

石无忌不在意的轻笑。

“以为我是神仙呀?这飞天。顶多身子结实,可以行动快捷些,跳得高,跑得远,一口丹田之气可以比寻常人顶得久,许多不曾一窥堂奥的人将它神化了。练功十分辛苦,我们三人上山练功近二十年,也只是如此而已,你以为这种事有一蹴可几的吗?”

“忒谦了,大侠。”幻儿不满无忌一言带过。既然问不出什么就以行动表示,将喝了一半的参茶,往无痕身上丢去。只见无痕扇子一开,身形动也没动只翻个手,半杯参茶安好的立在扇子上,幻儿直拍手叫好。

“好好看!比耍杂技还厉害!”原来三人都深藏不露。既然他们不好意思表现,她倒可以给他们表现的机会,心中想到一计,直偷笑自己的坏心。

“以后呀,我会很不小心从二楼掉下盆花,花可能会跌在你们身上。会很不小心的在走路时绊倒,恰巧推倒身边的人入河,也可能会不注意的叫人挖个大洞…可以跌死人的那种大洞,不小心经过的人就先抱歉了!哎呀!我是孕妇嘛,忘性大,行动不便,大家多包涵。”

这是威胁!三兄弟神色都好不到那里去。

幻儿起身,拉着极力忍住笑的无瑕走出聚贤楼。

“我们到梅院,有事找我到梅院,你们好好休息。”戏谑丢下这一句,笑声从长廊清脆传来…

石无忌倒是笑了出来,不以为意,先办正事要紧。

“无介,晚上带人去将苏光平的手下料理掉,免得他们再对幻儿下手。”

“知道了。”无介回应。

“冷叔那边呢?”石无忌看向无痕。

无痕道:“信鸽来报,明日到达。”

才四天不到的时间,就可将人带来,冷自扬做事没话说。可是日夜快马奔波,幻儿的娘受得住吗?

“从江苏带来?”

“不!从济南,因苏家大房、二房容不下她,将她丢到济南一处荒芜别院任其自生自灭;冷叔并无日夜奔波。”无痕说明。

事实上,打济南来,四天路程则稍嫌太慢些了。

“我们何时南下?”无介问。

目前四个仇家都已明确知道是何人。傲龙堡多年努力就为复仇,以慰亡者在天之灵,时机也已成熟。

“十天后。”

“不告知大嫂与无瑕?”无痕问。

“不告知。”知道了对她们也没啥好处,徒增担心而已。何况目前幻儿身体不宜太受刺激,可是事后,可就难了了。

得以一偿多年宿愿,没有喜悦,只有沉痛;十七年来灭门之痛,早已与骨血交错难分,如今能够卸下也是血肉淋漓…幸好有幻儿,否则剩下的生命要何以为继?幻儿呀,这甜美小人儿,即使总觉得她身上具有奇异的神力量,大胆挑逗的行为,丰富的学识,透着某些捉摸不定的讯息,换句话说,简直与这时代格格不入。每当思绪触及这问题,就发现自己并不真的想知道答案,好似一切揭穿,真相大白后,幻儿就会消失…不!他不能失去她,不能在她带给他欢笑之后失去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席绢作品 (http://xiju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