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幻儿

弥漫在空气中的是她光闻到就会垂涎三尺的牛肉面香。有一双柔软温热的手正在轻拍她脸蛋。然后慈祥的声音传来:“起来了,柳柳,小懒虫,睡了三天,我就不相信你还睡得着。”是母亲的声音。

柳柳?她叫她柳柳?她猛然睁大眼,跳了起来。入眼尽是二十世纪的东西,电视、弹簧床、沙发,一墙她最心爱的布娃娃…这是她的房间!存于二十世纪台湾的房间,以及她的母亲朱丽容。她惊惶的看向镜中金发碧眼的陌生人,那陌生人也回她惊惶的眼神!老天哪,她不再是苏幻儿,而是杨意柳…不!也不是杨意柳,天知道又是那一具不知名的身体。

“妈咪!为什么?为什么?你在做什么!”她深刻体认到一个事实,她已不再是苏幻儿了,不再是石无忌深爱的那个女人了,是上天给她开了个大玩笑?还是母亲以关爱为出发点的作弄?不!她不要回来!不要!她低哑的对母亲质问。

朱丽容倍受震撼的看着女儿!她认得那眼神!那是恋爱的眼神,为情所苦的哀怨眼神!她失声直叫:“不管两个半月来你过着什么日子,都当是梦一场,忘了吧!泵儿,那不是你的年代。古老的人,那生活,那世界,我怕你过不惯!而灵异界的十位长老不能容许我犯的大错,一直要引你出历史。可是我不肯,后来他们替我找到一具完全契合你灵魂磁场的身子,要让你回到现代重生。过程中,我们有召来苏幻儿的魂魄。才知道她过得很悲惨、很痛苦,不愿重生。连她都这么说了。我又怎么会以为你在那边过得好?柳柳,一切重新来过。我们给苏幻儿三年寿命为补偿,她存在她的年代了。”

回到现代又如何?她的爱人不在这里!她抓住母亲。

“让我回去!让我回去!我爱他呀!妈咪!求求你,再帮我一次,让我回去代她活着,既然她不愿重生,就让我替她重生。”

没有无忌的日子,生活是可怕的空洞!甚至都忘了日子要怎么过!

“没有法子!柳柳,长老们帮我是因为不想要你介入历史中,他们不会助你回去。而我,早没这能力了。才两个月半呀!柳柳!你怎么可能会爱上人?”朱丽容不明白,不过看女儿从未有的哀痛欲绝,她已开始后悔带她回来了。

“两个月半又如何?我嫁人了,爱上了我丈夫,怀了他的孩子,它就是发生了,我又能如何?以为不能再回来,放心去爱,放心去接受,打算终其一生只爱他一人。妈妈!靶情来时,能说不爱就不爱吗?”意柳低泣。

是了,只有尝过真感情的人才说得出这一番话,也只有感情一事才会将该是欣喜若狂的回来,化成肝肠寸断的分离。她的女儿从来不哭的,但是她哭了。朱丽容心疼的搂紧女儿,不论如何,终究不能留她一辈子。她已觅得真爱,穿越千年时空,又何止是千里迢迢?为女儿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即使自己终将孤独。

“妈咪很抱歉,柳柳。我们马上去大陆,那儿有许多奇人异士,一定会有法子送你回去的。虽然舍不得,可是为人父母求的也只是子女们觅得幸福归宿。只要你过得好,柳柳,妈咪什么都会做。”朱丽容捧着女儿小脸,轻拭她脸上的泪痕。

杨意柳新泪又下,感到自己的不孝。

“对不起,妈咪,我应该高兴回来,好承欢您膝下,您费了那么多心血。甚至失去特异能力,都是因为我…我却仍那么自私!对不起…真的…”

母女相搂在一起,朱丽容强笑。

“傻孩子,即使你活在这里,还不是要嫁人?嫁国外,嫁远地,也是不易相见。好了!不说这感伤的话。告诉我,是什么样出类拔萃的臭男人拐走我女儿的心呀!”她叉腰看看女儿。

杨意柳小女儿娇态毕露,依在母亲怀中,双眼发亮的就要说心上人种种,一挥手,却见一只坠子从她衣内滑落。

是八卦石!

“这是什么?”朱丽容捡起端详。直觉告诉她,这不是寻常东西,尤其石子中散出的能量十分迷离!她身为甲级女巫,对奇异事物不知全部也知八、九。可是这东西,肯定无迹可寻。昨日由大陆回来,她可没发现女儿身上有这东西。何况半个月以来这具身体全由她保管,那么这东西从何而来?

“八卦石!怎么可能?它怎么可能会与我的魂魄一同回来?”意柳大叫,一盏希望之灯燃上心头。

“什么八卦石?你见过?”

她猛点头,急急说着:“这是无忌…我丈夫送我的传家之宝,属上古遗物。无忌说若解得开它所蕴藏的秘密就可以通古今、知未来、晓天机,可是石家只将它用来传承。此物会慑人心神,不能久看,而且在某种因缘际会时,会产生时空逆转。无忌让我戴着是因为它可以安胎…但…它怎么会跟我回来呢?”

朱丽容秀眉深锁。

“大抵神物的使用,一定与天气灵气交会有关,或星辰,或潮汐,或阴阳交替等其他。若不懂使用之法,它形同废石,只能发挥些许作用,更怕是反作用。它或许是引你回去的关键。因为世界灵异学会都不会有人来帮我们。可是怕就怕一旦弄错了,在时空逆转中,将你推到宇宙黑洞,让你魂消魄散…后果很可怕。除非我们找到有关书籍,否则不能乱试,懂吗?”她谨慎的交代。

杨意柳道:“可是八卦石属私人收藏,不易现人,那么又要去那里找它的资料?”

倒是朱丽容胸有成竹。

“凡是上古遗物,或传说、或真实,一定会有人撰述下来,但年代可能极为久远,既在大陆出土,资料也一定在大陆。明天我们再出发过去,会找到的,大不了一间一间图书馆找下来。”

将八卦石挂在女儿胸前,至少,目前有一条路好走,利用天地自然力量带走女儿,长老们再也没话说了。

可是…八卦石真的能带她回去吗?

※  ※ ※

她不是幻儿!她不是他深爱的那个幻儿!

石无忌惊恐的发现!

回到傲龙堡,他迫不及待奔到兰院去找他那睽违两个月却像分离一辈子的娇妻。只想将她搂个够,亲个足。但是,她害怕的哭了,缩在床角颤抖,神态间全是恐惧,像只待宰的羔羊。用如蚊的哭声求他不要靠近她!

那不是他的幻儿!却像是冷刚曾经描述的那个幻儿!老天!他不在的期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时辰后,他召来家人聚在风云楼。将幻儿的状况告知众人,初回来的无痕、无介与冷刚都大大诧异。倒是冷自扬与无瑕担心的对望一眼。

“冷叔?无瑕?”石无忌看向两人。

冷自扬先遣:“自大少爷出门那一天,夫人回房不久,就听到房内发出一声尖叫。我们匆匆赶去,只见少夫人躺在地上,不久后醒来,就成了这模样,只认得玉娘,不认得其他人。玉娘说,也许是少夫人怀孕所以性情又变成了原先的模样,生完孩子就不会了。”

“不,不可能,这说不通。”无痕首先否决。

无瑕忧心道:“大嫂一直说,她不要回来的,回来做什么?大哥…她外表是嫂嫂,可是内心不再是了!她不是同一个嫂嫂…哦,这该怎么说呢!”她求助看着丈夫冷刚,冷刚握住她手。

“可是她确实还是大嫂呀,这容貌,这长相…”无介叫着。

无介的话触动石无忌某部份记忆。记得以前幻儿曾问过他,说她若不是那容貌、那性子,他可还喜欢她?这些话的暗示,他一点也不明白,可是却又是整件事情的关键。到底她的意思是什么?

“如果往借还魂方面想,也许可以解释。”冷刚缓缓说着。

众人大吃一惊。因为灵异一事,向来不被石家所采信,即使真有其事,也存着“敬鬼神而远之”的心态去面对。可是,幻儿身上发生的事太离奇,道理上全不通。如今冷刚一提,若不信其有,还能如何?只要有方法能让他们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能让他们再度得回众人所爱的幻儿,任何方法都值得一试。

“有谁可以请教?”石无忌问。

“上天山,找我师父吕不群。”冷刚说着。

※  ※ ※

天山顶峰,云烟雾海形成梦幻奇景,早来的冬雪盖上满山雪白,寒冷异常。

寒松底下,岩石成桌,桌旁坐着三人。

一个白发长眉老人,一身灰衣拙,却仙风道骨。

另两人则是石无忌与冷刚,他们脸色沉重地看着老人,想在他平静无波的脸上看出端倪。

“这是人为逆施结果,原本不该出现于我们这年代,她是属于未来的魂魄,在千年以后。此次回归,正符合轮转运行,石公子就不要强求了。”老人沉沉开口,双目仍闭。

石无忌绝不妥协道:“我要我娶的那一个妻子。”

“即使倾你所有?”老人问。

“倾我所有!”石无忌坚决回答。

老人睁开眼,看向天空。

“令夫人尚有三年阳寿,三年后,是一转机。人的思念是一种动力,在转机时与之相牵动,也许,她就回来了!在那之前,谁都无能为力。后世的人可以回溯,现世的人却无法探究到未来。”

三年?三年后幻儿还不一定会回来?他连一刻钟也等不了。幻儿已是他生命的全部。那个不守传统、我行我素的女子才是他衷心所爱。此刻家中那一个畏怯的女人,虽然相同的娇美,可是却不再有神…他怜惜那容貌,却对那占住躯体的正主儿深感厌恶…他早知道的,除却他心爱的幻儿,任何女人全是庸脂俗粉,看也不想看!即使是相同的一张面孔…幻儿呀…难道注定此生无缘?那又何苦下来走一遭?掳走他的心又狠心别离?何其忍心?

“她为什么要走?”他低问。

老人看向他。

“她身不由己,一个女人能为男人怀孕,留在不属于自己的时空中认真适应,其心意非常明白,不应有所质疑。”

石无忌低首,不再说话。

两个月来他复了仇,让所有仇家得到应有的下场,背负在肩上十七年的枷锁终于解下,却丝毫没有喜悦。只想快些回家,回到他身心可以完全栖息的地方。可是,她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陌生的、哭泣的女人。是怎样的一番作弄?上天总爱毫不留情的抢走他的真爱?先是父母,再来是幻儿。不,这次他不会向命运妥协,他要找回他的幻儿,不计任何代价!

※  ※ ※

没有法子!找不到书,找不到有关八卦石的书!已经两个月了!她们从北京往下找到杭州,一直无法找到任何可以启用八卦石的书。

杨柳小四周植满柳树,是杭州年代最久远的老旅馆;有千年的历史,已列为一级古迹,但因建结构结实耐用,近来又开发观光,所以原本该禁用的“杨柳小”却用来当旅馆,年代可追溯至宋朝,有过几次翻修。

无忌该发现到她与真正的苏幻儿的不同了吧?是否那样的苏幻儿更适合他?好想好想他。思念原来是这等伤神的事,茶不思、饭不想原来并非言情小说夸张杜撰而来。她不想要石无忌去碰苏幻儿,不许他碰她!同一具身体也不行…哦…她快疯了!她真的快疯了!

推开窗,见夕阳在地平线成半圆,四周满金光,美丽得一如从兰院看出去的夕阳!她懊恼的抓出衣内的八卦石,把玩着,轻喃:“你既然能跟我来,又为什么不能带我回去呢?你护卫石家历代之久,难道不想回去吗?”

石头当然不会回答她。

朱丽容推门而入,满脸疲倦。

“柳柳,我们一同去吃晚饭吧!”

“等会!妈咪,你看,今天的夕阳是不是红得像火球在燃烧?”她回过头对母亲笑。

朱丽容看过去,却看到扭曲变形的窗口,八卦石与夕阳相结合闪出妖异光芒。她尖叫:“柳柳!离开窗子!快!”

整间屋子竟也开始旋转扭曲了起来,像大地震!可是,朱丽容知道,八卦石被触动了。不知怎么触动的,也不知这时空逆转是好是坏!不!她必须带女儿出去,房子会承受不住扭力而塌掉,墙角已出现裂痕了!

杨意柳拼命要接近母亲,可是她走不过去!惊骇的看到自己又飘了起来,而八卦石圈住她的灵魂

“妈咪!”她尖叫!

八卦石四周产生一股巨大的黑色漩涡将她吸引了进去!在她灵魂完全被吸进去后,黑漩涡消失了,可是房子依然在震动!

朱丽容形同疯狂的往那窗口奔去。可是身后却有两双手抓住她。“还有人没有逃出去!快点走,房子要倒塌了!”她被拖了出去。

“柳柳!”朱丽容尖叫后昏迷过去!远处的救护车鸣笛声,四处传来的哭叫声,抢救的声音,形成一团可怕的梦魇。

她不知道这股力量要带她的女儿去那里,也许魂飞魄散成丝游魂,也许永远镇在宇宙黑洞中不见天日,反正…这一次,她是真正的失去她的女儿了,永永远远的失去了…

※  ※ ※

傲龙堡内,春夏之际,百花齐放,香味四处洋溢,本应是轻松的季节,堡内却让窒人的气氛压得喘不过气,连大好景色也失去了原有的光彩。

兰院内外一些女仆进进出出,不时有人奔向风云楼禀告状况。本应是六月出生的傲龙堡继承人,却在五月提早来到,因为母体太过虚弱,导致早产,情况非常不乐观,苏幻儿已痛了一日一夜,两位产婆急得满身大汗,一直要夫人用力推,用力挤,可是哭泣消耗她太多力量,椎心刺骨的阵痛已使她恐惧得几乎放弃求生意志。

“可能只能保住一个,而母体比较弱。”冷刚皱眉对石无忌说着。

幻儿消失这六个月来。石无忌一直住在香院,不曾步入兰院,原因之一是她已不是幻儿,之二则是不想惊吓她而动到胎气,只叫玉娘多照顾她。可是她的身体是一天天虚弱下去,直到今天她甚至没勇气生下孩子,宁愿死去。

他们全在风云楼等消息。他们对这个苏幻儿完全陌生,可是那身体是幻儿回来时可依附的…如果她回得来的话。怎能让她死去?而胎儿…是他与幻儿的结晶,又何其舍得?

石无忌看向冷刚。

“如果万不得已,保住胎儿。”

“大哥!”众人惊呼。

石无忌抬手制止。

“对于一个一心求死求解脱的女人。我们无能为力,即使救下她,对她不见得是好事,对我们也不是!因为她只是一个陌生人,不是我们的幻儿。”

冷刚退了出去。

难道连大哥也放弃希望了吗?大家天天期待上天给他们一个奇迹,带嫂嫂回来!因为失去嫂嫂,受伤最深最重的就是大哥!他又成了没笑容的人了,拼命工作,拼命让自己累,不然就是呆愣失神…到底要怎么做才好?怎么做大嫂才会回来?

※  ※ ※

天!她好痛!她全身都痛!那股撕裂般的巨大疼痛,让她想尖叫发!可是却发不出声音。

推呀!用力推!

心底一个清晰的意念在对她感官下命令,她直觉的使劲推挤。在每一波剧疼中想将什么推出体外。

“没有死!惫没有断气,快回来,别对外人说!”一个老妪的声音在耳边呱噪!另一个不信的声音叫:“刚刚分明没有鼻息了,怎么没断气?”

“可能是疼得一时岔了气。别乱说话。免得大少爷生气怪罪我们…”之前老妪又说着。

她们在说什么?她完全不明白!八卦石将她带到何处?她一定要想办法睁开眼看看!她听不到妈咪的声音,而肉体强烈剧疼,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吗?

杨意柳咬紧下唇,终于让她睁开眼…她躺在床上,床顶是精工雕成的横木,盖上雪白纱帐…她的房间!她在兰院与无忌共同的房间!老天,她回来了!八卦石感应到她的思念送她回来了!哦,谢谢你,谢谢你,不管你是谁,衷心谢谢你…心中脑中全是感谢,也只有感谢…

等等!既然她又成了苏幻儿。那么原本的正主儿又死了吗?怎么死的?她的身体怎么会这么痛?

眼睛告诉她答案了:她正在生小阿!

她回到未来才两个月,怎么一回来就是在生产?老天!痛死了,她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醒来就给她这段精彩的过程承受…苏幻儿,你孬种!临阵脱逃!她心中恨恨的大叫!虽然会导致生产的始作俑者是自己,可是…正牌苏幻儿怎么敢不生完就放弃活下去?如果她没有及时回来,一两命的悲剧岂不铸成了?这样的苏幻儿,不配拥有孩子,不配拥有无忌!

人在生气时,力量是很吓人的!难产已久,产道未开到能生小阿的宽度,这一气。只听产婆大叫:“再用力,快!头出来了!已经出来了!”

幻儿已经疼得超出她所能忍耐的极限。尖叫出来!尖叫的同时,她更听到一阵洪亮的婴儿哭声。而身体四肢百骸懊像全被辗过、破败不堪,都报废了,如释重负的同时已然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精神有些涣散。可是却坚持自己必须亲眼看到宝宝之后才能昏倒。

两个产婆七手八脚的替小阿洗澡穿衣,抱到床沿道:“好俊的男孩儿,白白胖胖,是个壮小子呢!”

她让另一个产婆扶坐起来,抱过孩子,贪婪的看着这个让她痛得死去活来的小宝贝。看起来好小,眼睛紧闭。轻微的呼吸与心跳证明他是个活生生的小东西。初生儿其实大多全长成一个模样,皱皱的脸,看不出来像谁,但是几天以后,眼睛睁开了,像谁就可一眼看出呢!她百感交集的看孩子,迫不及待要与孩子、与无忌一同分享成长的喜悦了。对了,无忌还不知道她回来了。

“夫人,休息吧!我们将孩子抱出去给大少爷他们看。”她们抱走孩子。

而她也真的累了,在沉沉入睡之时想着,等她醒来要好好看看无忌,告诉他,她一直好想他,要问他是否同她一样?还是比较喜欢以前的正主儿?…

※  ※ ※

她竟然昏睡了两天才醒来!太不可思议了,而更令她诧异的是,睁开眼瞧见的不是丈夫关爱的脸,也不见身边躺着孩子。就只见手上端着一盅鸡汤的玉娘。

“娘!”玉娘怎会在这里?

玉娘她吃补,抱怨道:“幻儿,娘这几个月来与你说了这么多,却怎么仍不懂事?想想大少爷对你多好,可是你一怀孕就怕他,不敢见他。我说过,他这个人可以是很好,但却也可以是很可怕。六个月来他不来兰院,一方面替你着想,一方面不喜欢你怕他。也不爱看你哭。我拼命对所有人说你是有身孕才会性子改变。现在生完了,我已没有其他理由好说,你可要懂事些,别再怕所有人了。你这模样,大少爷不会让孩子接近你的。”

“孩子呢?”幻儿心中猛消化玉娘提供的讯息!六个月来无忌不曾来过兰院!那么代表他知道她已不是同一人了,并且没碰他不爱的那一个苏幻儿!狂喜刹时充满心中!

“大少爷雇了两个奶娘与孩子住客院。说是不要打搅你,你身体虚弱,可是我知道,他不会再来找你了,你让他好失望,他一定很生气!”

好呀,敢不让她见孩子!看她怎么捉弄他!并且想确定这些日子以来他是否与她一般有深深的思念?

这会儿不会再有人抓她回廿世纪了吧!八卦石与大自然的力量带她回来,代表她已注定活在古代,成了宿命,没有人改变得了!

“幻儿,等身子完全好了,你可要好好想着要如何抓回丈夫的心。”玉娘交代。

“我知道了。”她漫应,扯住玉娘。“娘,带我去看孩子!我好想抱一抱他哦!”

玉娘含笑点头,赞赏。

“终于有点样子了,前些日子一直说不要这个孩子,这孩子不是你的,我还真怕你中邪了。”说完扶起她,替她穿上外衣,长发拢在身后。

身体虚弱得叫她自己也不敢相信,小肮比前两天消了几寸,看情形应该会恢复身材。

客院中传来阵阵笑声。

有无瑕、无介、无痕、冷家父子,两个中年妇女以及…小青!正抱着小阿的小青坐在石无忌旁边,脸上满是慈祥,好像小扒她生的似的。这一看,看得她妒火中烧!这女人竟敢趁虚而入!

众人看到幻儿到来,笑声有片刻停顿。气氛一下凝结似的,什么时候她变得如此惹人嫌了?

“你怎么来了?”石无忌态度冷淡,脸色依然是一惯的冷冰。

“我来看孩子。”她轻轻回应,看到大伙不自在的表情,心中十分火大,连想捉弄人的兴致也没了。这笔帐且记着,现在最想发火。

“回房去休息。”他命令。

幻儿拿开玉娘扶持的手,坚定地走向石无忌,十分凶悍的抱过小青手上的孩子,丢到他手上,叉腰瞪他。

“有件事我想你最好解释一下,我在兰院等你!不过来我与你没完!”她转身走。

“幻儿!”石无忌脱口而出!

她火辣辣的回头。

“我生孩子痛得死去活来,那知一觉醒来就得到弃妇的待遇!惫不让我见孩子,石无忌,孩子是我生的,不让我抱,却让所有不相干的人抱得尽兴哦!去你的!”

眼泪不争气的浮上眼眶,抢过他手中的孩子奔回兰院。

“幻儿!”石无忌惊讶又不敢相信的大叫。

“大嫂!”众人也叫了出来。

是幻儿回来了!她回来了!除了她还有谁敢这样与石无忌说话?

“你们别过去!”他阻止众人,自己奔回兰院。

毕竟身体虚弱,回到兰院,在院子中就险些瘫跌在地。坐在石椅上喘气,看着怀中抢来的儿子。这孩子将来不简单,被搂来抱去还非常镇定,莫非是吓呆了?只见一双灵活的眼,正骨碌碌盯着她看,十分的好奇。

这孩子像无忌,大概只有眼睛像她。幻儿用力擦去泪水,为自己的情绪失控归罪于石无忌没有将小青嫁出去。

“幻儿!”石无忌并不敢完全确定,怕希望太多,失望会更伤人。缓缓走近她。

她不给好脸色。

“你回去香院等着吧!我会叫人送休书过去。”

这会儿,石无忌百分之百确定了,脸上表情转了一百八十度,狂喜的抱起她叫:“幻儿!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回来了!天啊!你让我想惨了,等惨了!”

“小心孩子!无忌!我们挤到孩子了!”幻儿大叫,忙将儿子捧高。

石无忌抱她坐在自己膝上,深深的看她,久久才痴痴的问:“疼吗?”

“现在才问?来不及了!”她扬着下巴,然后腾出一手指他鼻子。“说!为什么没把小青嫁出去!”

他忙道:“小青已经嫁人了,昨天回来看冷叔,她也有身孕了,才要求抱一抱睿儿。”

“睿儿?”她抬眉看儿子。

“石定睿。等会要向小青道歉,知道吗?”他不放松的交代。

这下可真的糗大了!当时大伙都在,岂不笑死了!

“知道了。”她低头。

“还有呢?”他又问,抬起她下巴。

幻儿嘟嘴,有些耍赖。

“什么?”

“我不介意你吃醋,但是胡乱冤枉我可不行,你欠我一个道歉!你这没良心的小东西,六个月来折磨得我不成人形,竟然还敢指控我不忠!我甚至连苏幻儿的身体也没碰过!”他深深说着,有着不谅解。

她拉下他的头吻着,互诉离别相思!她要告诉他,她的思念不比他少,还要告诉他,她有多爱他…

两人相依着诉说离别后的事,总好像一辈子也说不完似的,到最后还是婴儿抗议的哭声让他们进屋去奶才稍有停顿。

“这么说,八卦石帮了我们。”石无忌把玩她胸前的八卦石,一边看着儿子用力吸吮的表情,十分可爱。

“是呀!它一定会世世代代守护我们石家子孙,”幻儿对丈夫深清说着。胶着的眼彷佛一辈子也看不足的深深凝望,他的唇又印上她的…

拍门声打破了良辰美景的气氛,传来无介的大嗓门。

“大哥,大嫂,该出来了!大家急着见大嫂呢!”

“不理他好不好?”幻儿脸上满是盼望。最好别出去,既然知道她来自未来,那么他们一定会要求她说一些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关于未来的事给他们知道,太麻烦了。

石无忌抱过孩子,让她整理好衣服扶起她。

“走吧,我也想知道。一次说完免得要你多费唇舌好几次。”

幻儿不甘不愿的让丈夫搂了出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席绢作品 (http://xiju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